《灰彩》

那數落千古風流
並且一錘定音的梟雄
頂天而立

可他的真身其實是
被古剎啜癟了的
泥菩薩一樽

最表面的
也是最虚偽的油彩
乾得成灰灑落

眾生便都蒙了
一重偽善
是是是非
任憑塗抹
飛灰中殘餘的姿彩

人們將彩灰灑樸一頭
彩灰便在他的話音中顫動
人們將彩灰混和自已的鮮血
如土著般往身上擦着圖案
彩灰便成了他們以牲命來捍衛的圖騰

在他們面前
誰敢拭落
那沾身的灰彩

Be Sociable, Sha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oem.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